本報訊 沒有華麗的舞臺,沒有絢爛的燈光,也沒有成千上萬的觀眾。
  一名戴著墨鏡穿著白色演出服的中年男人,並沒有完全面對觀眾,只是直挺挺地站在原地,一動不動,拿著話筒唱道:“如果我能看得見,就能輕易地分辨白天黑夜……如果我能看得見,生命也許完全不同……”
  352個座位座無虛席,還有幾十名站著的觀眾,無不沉浸在這樣的音樂中,甚至默默地留下了淚。
  就在這樣的歌聲中,昨天下午的杭州圖書館里,開啟了一場名為“生命陽光,獅愛相伴”的特殊音樂會,所有的表演者都是視力障礙人士,在黑暗的世界里,他們努力尋找著火種,燃燒心中的希望。
  她每月織10件毛衣
  獨自養大女兒
  一身紫色旗袍,胸前閃耀的亮片,讓55歲的全月利看上去格外精神。然而自己最好看的時候,她只能依靠想象。她的一曲越劇《西湖山水還依舊》震撼了全場。聲音清脆,表情豐富,表演大氣從容。
  “當你在歷經了很多磨難後,你會發現,很多事情已經不再是事情。”全月利說。
  3歲時發高燒一個星期,好了之後眼睛就看不見了。從記事開始,全月利的世界就是一片黑暗。12歲時,為了不給家庭增加負擔,就出去打工了。
  “我求職很困難,只好用行動證明我比別人行。比如一天能割200多斤的蘭花豆。”全月利說,後來雖然成了家,但是也離婚了,獨自撫養女兒,依靠織毛衣賺錢養家。“一開始毛衣店的老闆根本看不上我,覺得我眼睛看不到,織毛衣就是天方夜譚。後來我就賭氣,在家練了一年,織了幾件毛大衣送到店里賣,顧客很喜歡,後來這份織毛衣的工作就穩定下來了,一個月織毛大衣10到11件。”
  學推拿養活自己
  還經常給消防戰士免費服務
  這是餘朝輝第一次參加演出。一曲唱罷,走下舞臺,握著話筒的手心裡全是汗。
  1995年入伍的餘朝輝,始終把自己當成一個兵。當兵兩年後,因為一次意外,腦外傷引起的視神經萎縮,從此,他再也看不見了,那一年,他是正值青春年少的21歲,那場車禍也帶走了他年輕的戰友。
  昏迷一個月後醒來的時候,像電視劇里演的一樣,“是不是沒有開燈啊?”他這樣問護士。得知真相的他,一下子陷入了絕望……幸好,那個時候,家人、部隊、社會沒有放棄他。在家只能聽聽音樂,也不是個事。他就開始學推拿。
  半年出師,給別人打工5年,後來就在家門口開了一家小的推拿店,只有他自己。經常給縣裡的消防戰士免費推拿。“平時他們出動很辛苦的,我就給他們舒緩舒緩壓力。做得很開心。”
  不管是上臺還是去洗手間
  獅子會志願者全程陪同
  這場有愛的音樂會是浙江獅子會主辦的,所有的表演者上下臺,都由穿著紫色背心的志願者攙扶著。這都是浙江獅子會的志願者們。不僅如此,在此之前,也都是志願者開車送表演者過來,全程陪同,不管是洗手間還是更衣間,都寸步不離,最後還要送他們回去。
  這樣一對一的服務,實屬難得。“我們希望,讓音樂的陽光照進每一個盲人朋友的心靈,讓他們體會到應有的尊重和關愛。這是我們第一屆獅愛視力障礙音樂會,之後我們還會舉辦第二屆、第三屆。”浙江獅子會主席張靜說。
  本報實習生 袁夢南 本報記者 楊茜
  (原標題:音樂的陽光照亮他們黑暗的世界)
創作者介紹

Diana Krall

vdbyxkekilpf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